翻箱倒柜和断舍离
Varsion

周末,侄女抱着刚刚会走路的侄子来我屋里玩,我在跟 果然胖回去了 作斗争

image-20220221193158212

小朋友在“唔呓唔呓”的说话,我侄女一边跟我翻译一边指着我书架上的泡泡玛特问问可不可以玩。

那个泡泡玛特好久之前摔坏了,胳膊掉了一个。我仍然是按了回去,没有固定,一直在想多久去买502来粘一下。小姑娘一碰就掉了,在那里小心翼翼的问我贵不贵。

image-20220221195801885

本来也是坏的,我就说没事儿就送给她了,然后跟她讲要怎么修,怎么拿502怎么粘,怎么怎么不要把胶水搞到手上。小姑娘如获至宝,可能已经在想着待会儿怎么找理由问妈妈要零钱去买502了。

翻箱倒柜

我书桌和书柜上蛮多东西的,书啊、包装盒啊、洗漱包和我用来装一直以来的小物件的手袋都在桌子上放着。

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大概,就放任小侄女翻着玩了。

她发现了我再书缝里夹着的贴纸;

问我为什么要把看起来一样的书放在一起;

问我为什么只有4和6,1、2、3、5去哪儿了(蒋勋的品味四讲和孤独六讲,大概是没把生活十讲的“X”算进去);

问我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键盘不用,要用笔记本这么小的键盘;

… …

我还算是蛮喜欢和小孩子打交道的,也可能是目前为止还没有碰到不讲理的。

最后小姑娘又看上了手机钢化膜膜的磨砂盒子,问我有没有用,她讲想拿走来装自己的贴纸。

… …

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是蛮喜欢去翻东西的,

小时候在我姥姥姥爷那边蛮多的,南屋是我舅结婚的时候装修的,有地板砖,蛮大的客厅。

常年没有人,冷冷清清的,大夏天一开门进去都要打个冷颤。

有三个卧室、三张大床、三个柜子、三个书桌和好多抽屉。

我经常去翻东西,东翻翻西看看

大家都有放了很久不舍得丢的东西,东西越放越多,直到后来得三个书桌和好多抽屉才放的下。收到的礼物的包装盒、没有送出去的礼物、放了很久的回忆;不舍的丢掉的很多很多。期望着多久能再翻到的时候还看得到,还想得到当时的一些事儿、一些人。

断舍离

我在深圳的小房间里堆满了东西,有点薯条没有吃完的番茄酱、有点拌饭配套的铁勺子(铁勺子觉得丢了蛮可惜的)、有买衣服的透明封条袋、想着多久搬家的时候可以用来装衣服、有耳机盒子、很多大概很少用到的数据线、装鞋柜书桌的工具包和替换件也都留在(虽然感觉大概不可能会用得到了)。

囤着蛮多东西,不知道多久会用到的番茄酱,多久会用到的数据线,多久多久都用不到的东西。只是担心可能用到的时候就没有了,但是仍然在想着再囤一点,怎么去安排空间以放下更多的东西。

家里的抽屉里更是蛮多的东西。

电玩城的彩券、当时送我耳机的盒子(耳机大概坏了蛮久的,可是盒子还是新的、还有不值钱的手链(大概之前是一对的、三块儿坏掉的机械表、当时打包礼物买的彩带、没叠完的千纸鹤……

用不到又不舍得扔的,看到了就会想起那些或好或坏的回忆的。

蛮多蛮多堆叠起来的记忆,再也见不到的人,大概是我掐断了见得到的机会。

我想到了我当时的偏激、想到了我当时的冷漠、脑子里一闪而过无法振作的夜晚、那天晚上在后视镜里自己的脸和路过的味道、潮湿的夏天、翘掉的生物晚自习。

教室后门探出的人……

可能找不到机会去把一些东西丢掉了。或者也不想有这些机会去丢掉。

2022-02-21 20.50.40

  • Post title:翻箱倒柜和断舍离
  • Post author:Varsion
  • Create time:2022-02-21 20:45:42
  • Post link:https://blog.varsion.cn/post/c13d973b.html
  • Copyright Notice: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BY-NC-SA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