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我仅剩的大学生活
Varsion

3.20的清早、周日、春分、恰到好处的小雨

我在新校区了逛哒了一圈儿,黑衣服,下雨天喜欢穿黑衣服,在找菜鸟驿站的位置

我记得很久之前,app上还有“带我去”或者之类功能的按钮,会有去菜鸟的导航,但是我这次没有找到

走了还在施工中的泥路,看到了大挖机、也还是没有找到

悻悻而归。


难得起这么早了,虽然说昨晚睡的不是很好,疫情封校,大概是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发泄,就在哪个寝室里喝着酒大吼

同层楼的,有人大半夜在唱歌,声音蛮雄厚的,在厚重的门和玻璃之间穿梭、像用纸塞住了鼻孔和耳朵才能发出来的声音

而我,我因为灰尘或者其他什么的过敏,在擤鼻涕,在做若有若无的梦

我梦到我在给人开什么单子,开一张多少钱,然后一个人一直在,拿到就排到队尾、拿到就排到队尾、循环往复,手里拿不下了就丢一边,然后继续排队

我麻木的填着单子,脑子里被这些废纸塞满……


我仍然交着在深圳的房租,应该已经浪费掉一个iPad了,蛮亏的。

仅仅是为我的衣服有个放置的位置而续租

深圳疫情大概还是蛮厉害的,还在哪里的同事做这几天就得搞的核酸

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

或许我在十月份开始远程办公的时候就应该把衣服都寄回家,然后想办法把房子退掉

好像是听同事说,22年Q1就要回公司办公了

公司大抵确实是这么计划的

计划确确实实是赶不上变化

风险分析中的潜在的巨大影响

无法预测的着眼点


我和我仅剩的大学生活

跟同龄人在一起可能还是要自由一些

距离也能很轻松的把控得当

晚上我得找个位置

在哪里找个位置

为我的远程办公做准备

  • Post title:我和我仅剩的大学生活
  • Post author:Varsion
  • Create time:2022-03-20 07:57:23
  • Post link:https://blog.varsion.cn/post/6507367f.html
  • Copyright Notice: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BY-NC-SA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Comments